文章
來源: 
明報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陽光下的故宮

相信每位到北京的遊客都會遊覽故宮,這既是城市的地標,也是認識我國歷史文化的重要渠道。所以當我知道香港有機會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長期展出國寶級文物,覺得真是一件美事。學生們不用飛到北京就可以近距離接觸歷史,家庭多了一個親子活動的好去處,遊客也多了一個世界級的景點。

但當考慮公共政策時,法治基礎和程序公義就比個人喜好重要得多。香港近年施政舉步維艱,很多時問題未必關於政策的好壞,而是市民覺得程序公義沒有得到保障,這是我們最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之一,不應該為了效率而有所妥協。

西九文化區本來的設計經過了兩次大型諮詢而成形,在2011 年完成發展大綱圖則並提交城規會,2013年得到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批准。可見原本設計已經過非常審慎的研究,也有充足的公眾參與。但去年9月,西九管理局指出不再適宜推展原計劃的大型表演場地項目,12 月發出聲明指這是審視獨立顧問報告後作出的決定,並以「故宮文化博物館」取代。

由取消原有設計到決定新方案,管理局都沒有公布詳情,亦沒有公眾參與,對我來說是完全違反了程序公義,即使我贊成故宮落戶香港亦難以接受這個做法。就好像一個經過事務委員會和工務委員會充分討論並且支持的撥款申請,在財務委員會審批前突然抽起,另一個替代方案卻繞過應有程序直接提交財委會,因而為人詬病令好事變壞事,我實在覺得非常可惜和遺憾。

最可取的做法是,以詳細理據說服公眾為何取消大型表演場地,再公開諮詢市民是否支持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一切在陽光之下進行。讓所有人了解來龍去脈永遠是解決爭議的最佳方法,而在執行上本屆政府亦絕對有足夠時間完成所有程序。因此我認為管理局應盡快公開顧問報告,並清楚解釋不就「故宮文化博物館」進行諮詢的原因。

西九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司長曾公開回應,指因涉及中央、有關部委、國家文化部、故宮博物院,所以難作公眾諮詢,如果任何一方不同意會產生非常尷尬局面。假如司長這個邏輯成立,是否意味以後所有關於中央或內地機構的決定都不可能進行諮詢呢?